<input id="ymaas"><u id="ymaas"></u></input>
<menu id="ymaas"><u id="ymaas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ymaas"><u id="ymaas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ymaas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maas"></menu>
    <nav id="ymaas"></nav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  媒體浙大

    翁愷:“我有話想對這個世界說”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8-13來源:中國科學報作者:溫才妃 柯溢能74

    翁愷,是浙大人的教師,更是全國很多人的教師。

    疫情期間,他通過各種渠道,為其他高校、教師做了多場線上教學培訓,參加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的國際在線教學研討會,向世界各國教育主管部門介紹中國經驗和浙大方案。

    翁愷的網課在疫情期間“燃爆”朋友圈,而他本人早已因為慕課為大眾所熟知。早在2014年,他就開始錄制慕課課程,課程已有300多萬人次受益,是慕課上注冊學生最多的中文理工科教師,被譽為“中文慕課第一人”。

     Java課程第一批“吃螃蟹者”

    對課堂的熱愛,源于1998年。那一年,浙大準備開Java語言這門課。這門剛誕生3年的編程語言,在國內高校沒有教師系統學過,中文版教材自然也是沒有的。

    最終,在一番PK后,翁愷和另一位教師成了第一批“吃螃蟹者”。從零開始,倒是很符合翁愷愛創作的個性?!耙粡埌准?,恰恰給了我充分的創作空間。課程如何設計,講什么、怎么講、前后關系是什么,一切都是新的?!?/p>

    正好,美國版教材作者在網上免費公開了書稿,翁愷花了一暑假的時間反復研究,終于在當年9月給學生開了這門課。那時講課沒有投影設備,他在黑板上寫代碼,洋洋灑灑寫了一板又一板,下課后手都酸到抬不起來。

    2005年起,翁愷開始建設課程網站,并申請了對外的IP地址和域名,方便學生獲得教學材料和提交作業。

    2011年,他開始承擔硬件相關課程,提出了建“口袋實驗室”(重新設計實驗器材,把課程實驗所需的元器件裝進一個塑料盒子)。為了讓學生把實驗器材帶回寢室學習,在獲得教改項目支持之前,他不等不靠,先用自己的資金購置了實驗材料。

    “翁老師上課邏輯清楚、通俗易懂,他寫的代碼非常漂亮,讓人看了欲罷不能。他對編程技術的執著追求,也影響了我們一批批學生?!币晃簧线^翁愷課的學生說。

     中文慕課第一人

    翁愷會對教材選擇、課時順序和分配、練習和實驗設計等做出調整?!皠e看有時是瑣碎的改變,但對學生來說能夠更好地理解課堂內容?!彼f,“不調整好像感覺沒意思”,折騰一下就會迸發課程創作的靈感。

    這一折騰,就折騰成了“中文慕課第一人”,累計選課人數在中國大學慕課平臺排第一。

    一開始抱著好玩的心態,翁愷一頭扎了進去,“作為裝備控,我一看到攝像機、錄音機、調音臺,就覺得手癢癢。另一個原因就是套用韓寒的一句話,‘我有話想對這個世界說’”。

    2014年,翁愷作為第一批教師在教育部中國大學慕課平臺上開設了“C語言程序設計”等課程。他的課程設計借鑒了軟件工程的思想:從需求分析開始,理解學生對課程的期望,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如何展開教學;快速迭代,及時根據教學過程中的反饋調整結構和內容;測試驅動,注重作業、實驗和考試在教學中的引導作用;團隊協作,重視討論等社交行為在學習中的作用。他開的5門課都受到了網友好評,單期注冊學生最高達到30多萬人,累計注冊學生超過300萬人次。

    為了改進教學效果,前期他做了大量積累。從2005年開始,他給自己所有的課程錄音,2011年開始又做屏幕錄像。課后,他對這些錄音和錄像進行分析,尋找可以改進的地方。從2013年起,他將部分課程的屏幕錄像提供給學生下載,成為有效的復習材料。

    不論是線上還是線下,翁愷一直認為,“教育是捧著一顆心來的崇高使命”。他說:“教學活動離不開教育技術,但技術最終是為教學服務的,選擇最合適的技術,才是最好的教學安排?!?/p>

     知識并不是老師獨有

    翁愷每年要上十來門課、近600個學時,盡管課務繁重,但學生還大呼“不過癮”。在浙大流傳著一種說法,集齊翁愷的課需要的不是手速快,而是人品好。

    然而,就是有這樣一位“幸運”學生“連中三元”。有一年,翁愷在同一天里有三門課,有一位學生同時選中了這三門課。當翁愷在不同的教室都看到這張熟悉的面孔時,心里直犯嘀咕,“怎么又是你?”緊接著,就懷疑起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教室。

    雖然課多,但翁愷對每堂課都充滿著激情和自己的思考。他認為,大學教師不需要講很細節的知識,而是應該告訴學生哪些知識是應該學的,“這是一個互聯網時代,知識并不是老師獨有”。


    《中國科學報》2020年8月11日08版


    福彩开奖